时时彩注册送48
5200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冥婚霸寵:天才萌寶腹黑娘親 > 《冥婚霸寵:天才萌寶腹黑娘親》正文 第兩千零一十七章:沒有你,答案也一樣

《冥婚霸寵:天才萌寶腹黑娘親》正文 第兩千零一十七章:沒有你,答案也一樣

    一秒記住『愛♂看÷5200→www.yswtda.live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,最快更新冥婚霸寵:天才萌寶腹黑娘親最新章節!

    林子辰嘴角微微勾起,墨黑劍眉下,眼眸似潺潺春水,溫潤得如沐春風,“你這性格挺好。”

    寧可歆抬眸看著他,見他眼底含著笑意,就連唇角,都勾出一抹動人心魄的笑容,她會心一笑:“龍辰,你笑起來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林子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就不能換一句嗎?每一次都是這一句。

    他道:“不早了,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寧可歆這才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淚,她埋怨道:“長這么大,第一次在你的面前哭了很多次。”

    林子辰眼角輕佻,看著她,那眼底的冷漠和冷冽被溫柔取代:“是你自己要哭的。”

    寧可歆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男人,和他父親一樣的直。

    “你會說話嗎?”寧可歆瞪著他,嘟著紅唇,是他把她給惹哭的。

    林子辰微勾唇角,妖冶的眸子中化過一絲玩味,輕挑眉目,淺笑淡然,卻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寧可歆無奈的看著他:“你又不說話?”

    林子辰緩緩放開她,“回去休息!”

    “怎么還是這句話?”寧可歆一臉無奈。

    寧可歆不知道的是,她是林子辰第一個接觸的女子。

    林子辰能做到這樣的地步,已經他在自己內心的驅使下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。

    定力很好的他,若是沒有心動,便不會這么做。

    林子辰看著她不滿的小臉,玩味地問:“怎么?想留下來陪本君嗎?”

    寧可歆:“額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林子辰,沒想到他也有如此邪魅的一面,不過這樣的人,更是該死的迷人。

    她眼圈依然有些紅,笑道:“你想,我就留著來。”她這話,也透著一股子玩味和調皮。

    林子辰聞言,忽然間有些亂了方寸,呼吸凝重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出去辦事的時候,有很多女人投懷送抱,可都被他五步之外給隔絕了。

    別的女人對他說出這句的時候,他心里風平浪靜,沒有一絲波瀾,甚至有著厭惡。

    可眼前這女人對他說出這樣的話的時候,他平靜的心湖卻起來漣漪。

    他以為,自己對于感情的事情,一直是超然物外之人。

    不曾想,自己也是塵世中人。

    寧可歆看著她的神色有些古怪,笑著問:“龍辰,你怎么不說話。”

    林子辰忽然長臂一伸,將她擁在懷里,寧可歆整個人瞬間撞入他懷里,他平日里諱莫如深的眸子瞬間波光滟瀲,逼視著寧可歆那頗為慌張的小臉,“那就留下來陪著本君吧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寧可歆驚呼,她只是隨便說說的,他怎么不按常理出牌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脾氣,不是應該冷著臉說: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怎么,害怕了?”林子辰目光深沉玩味的看著女孩。

    人,其實都是有兩面性的,有光明的一面就會有黑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林子辰從小有冰冷的一面,但也有暖心的一面。

    有一個紈绔不羈的弟弟,哥哥撩起女人來,自然也不會差到那里去。

    差的是那個人對不對而已。

    寧可歆瞬間進退兩難,怔怔的看著笑得一臉邪魅的林子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辰哥哥……”木悅心忽然一臉憂傷的出現在門口,流著眼淚看向相擁在一起的兩人。

    林子辰一看木悅心,蹙眉道:“出去。”聲音出奇的冷,甚至是讓木悅心感覺到了陌生。

    木悅心心幾乎痛得麻木,兩個人相擁在一起的人就像兩把利刀插入她的心臟。

    “辰哥哥,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,我這些年對你的心,你難道就沒有感受出來嗎?”木悅心聲淚俱下地問。

    林子辰蹙眉,“悅心,那日本君與你說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君只把你當成妹妹。”這話,在木悅心的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木悅心身子極速后退幾步,眼底微微猩紅,看著寧可歆的目光變得詭異可怕。

    寧可歆,這個女人,搶走了她的辰哥哥。

    她從小一直守護著的辰哥哥,就這樣被她奪走了。

    她從來不招風惹草,就想在辰哥哥的心中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,可是,到頭來,他還是愛上了別人。

    木悅心又怎么會知道,天下無甘瓜苦蒂。

    林子辰需要的不是一個十全十美的妻子,而是要一個能和自己靈魂契約的女人。

    而寧可歆的一舉一動,皆是真性情,有狼狽,也有好的時候,這樣的寧可歆,觸及到了林子辰平靜的心湖,泛起了那從未有過的波瀾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推崇下來,便是木悅心的十全十美,擊不起林子辰心底的一絲動容。

    在這段感情里,終究是悲慘的。

    木悅心在這段感情中,雖然也付出,但她索求更多的回報,便適得其反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……”木悅心哭著離開。

    “木小姐,木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寧可歆要追過去,林子辰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寧可歆回頭,一臉不解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林子辰道:“隨她去,她早晚有一天要面對。”

    寧可歆道:“我感覺挺對不起她的。”

    林子辰道:“沒有你,也是一樣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他對木悅心沒有其他的情分,當初娘親失憶,收了木悅心為徒,他們也沒有說什么?

    只要娘親開心就好!

    寧可歆沉默著,木悅心一直守在他的身邊,如此打擊,只怕會讓她慌亂無措,無法承受。

    林子辰看著她內疚,低聲道: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寧可歆也沒有心情和他開玩笑。

    她緩緩離開,林子辰一直看著她纖瘦的背影,復雜的目光清明了許多。

    寧可歆一出門,就去尋木悅心。

    對于木悅心來說,龍辰對她的存在,是填充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。

    她等了多年,從期望變成了絕望。

    期待,是令人陶醉而神往的一種情緣。可絕望,可以讓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園中,木悅心坐在八角亭下哭泣,漆黑的夜晚,也顯得悲涼而憂傷。

    寧可歆緩緩走過去,木悅心立刻呵斥道:“你來干什么?炫耀嗎?炫耀你從我的手中搶走了辰哥哥。”她對辰哥哥一片真心,不管是物換星移,還是云卷云舒,唯一不變的是她對他的一顆真心。

    可是,辰哥哥他對自己……?寧可歆心痛如割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♂M.ik5200.CoM♂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海时时乐走势图360